当前位置:佛山市妙大贸易有限公司情感爱你我就骚扰你 是我随时可以骚扰你
爱你我就骚扰你 是我随时可以骚扰你
2023-01-25

生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,年轻的时候,遇到的人多,想说的话也很多,无所顾忌。

而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发现想说话的欲望越来越被压抑,因为听得懂的人开始越来越少,愿意听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少,于是找一个随时就可以拿起电话骚扰的人,居然成了一种奢望。

-1-

有一个老梗了,说多年前《艺术人生》朱军采访王志文,问:“你都四十了,为什么还不结婚。”答曰:“没有遇到合适的。”

朱军再问:“什么叫适合,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?”

王志文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说: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。

朱军听到他的回答笑起来说:“这太容易了。”

王志文很严肃的看着他慢慢说:“不容易,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,睡不着。你叫她,她就会睡意朦胧地说:几点了?多困啊,明天再说吧。你立刻就没有说话的兴趣了。有些话,有些时候,对于有些人,你想一想,就不想说了。想找到一个你想跟她说,又能跟她说的人,真还不容易。”

我也有过同样的感受,有些话明明想说,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后来我想想,之所以想说的话没说出口,无非还是觉得,那个人其实并不是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聊天的对象。

不过现在王志文早已结婚生娃,我想那个姑娘一定是和他随时可以聊天的人吧。

-2-

《恋爱的犀牛》的编剧廖一梅说过,“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,遇到了解。”

了解我们都不得不面对的孤独,和需要陪伴的时刻。

恩恩是我一个朋友,有次我们聊天谈到这个话题,她说自己和之前的男友就是这样,交待她有事找不要直接打电话,要先发个短信。

很长一段时间恩恩也很习惯这种方式,觉得这是彼此尊重的一种方式,给对方足够的空间。但后来发生了一件很小的事情,恩恩突然发现她和男友的相处方式不正常。

那次恩恩晚上11点出差回家打车的时候遇到绕路司机,30块的路程司机跑了100块,下车的时候恩恩不愿给冤枉钱两个人吵了起来。恩恩打电话给男友求助,男友就是不接,连续打了10个之后才收到男友发来的消息,我在洗澡。

有手发消息,没有手打电话?恩恩突然像个泄气的皮球,丢了100块给司机回家了。

她要回家哭一下,人家不是说,爱一个人,洗澡的时候擦擦手都要回消息接电话吗?

就像房间突然黑了,我不是去找灯,而是去找他。那一个人已经成了受挫时本能的需求,没爱过,就真的不懂。

-3-

我N年前有次和好哥们第一次约着出国自由行,旅程特别有意思,见到的,吃到的都觉得新鲜,那哥们一到当地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电话卡,然后一到酒店就迫不及待给女朋友打电话,汇报吃了什么、去了哪里、玩了什么。

第一天我还笑话他太腻人,不就出来几天吗。第二天我突然很羡慕他,那毕竟是我人生第一次出国,我也特别想分享旅途见闻,可我给谁打国际长途呀,浪费电话费不说,别人还觉得你莫名其妙。

我后来想想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本来兴致挺高,但还没开口说,她就说我有病,有话为什么不回去说,国际长途很贵呀,就挂了。

而那时候别说朋友圈了,连微博都还没有,整个旅程10天的时间,真是憋了满肚子的话。

那一次在遥远的异乡,我第一次体会到,找一个随时能说话的人有多重要,有多幸福。那时候,我才意识到身边人的陪伴与分享是让快乐放大无数倍的来源。

每个人都有太多悲与喜,一个人面对,反倒成了孤独。

就像前段时间热播的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陈俊生,他面对工作上的压力,选择了凌玲这位红粉知己的陪伴,才情不自禁地爱上她,却忘记了曾给罗子君的承诺。

没有陪伴与分享的爱情,死的很快。

在爱情里,我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你,但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生活琐碎。

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,连大哥李宗盛都难掩几许喟叹,更何况我们肉身凡胎的普通人。

-4-

在我结婚前有长辈和我说过:“一定要找一个随时可以说话,并且有话说的人在一起,年纪越大就会越需要一个可以说话的人,到最后你会发现这个人身上最大的优点,就是能和你说话,也能随时愿意听你说话。

你今天心情不好可以随时找TA说话,你心情太好也可以随时找TA说话。

你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找TA说话,也可以什么理由都没有找TA说话。

你肚子饿了可以和TA说,你吃太饱了也可以和TA说。

《山丘》里这样唱道:“想说却还没说的,还很多。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。”

而这首歌,我希望有人听,听得懂,再好一点,跟我一起唱着就白头到老,一生足矣。

凯哥祝愿大家都能遇到一个和自己聊得来,并且随时都能聊的人,人生只有遇到这样的一个人,才会真正的体会到爱情的美好,与人生的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