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佛山市妙大贸易有限公司资讯洪崖洞这个超级网红是如何炼成的
洪崖洞这个超级网红是如何炼成的
2023-01-25

作者:何永智 来源:《意林》

洪崖洞2018年在抖音一“抖”,火得简直吓人。为什么说吓人?游客在重庆“轧断”了(洪崖洞附近的)桥,又“轧断”了街。

因为桥上、街上全是照相的人,所以出于安全考虑,市政要限流。说实话,洪崖洞这么火,我做梦都没有想到。洪崖洞花落小天鹅

2002年,离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,有一天我突然就发现重庆高楼林立,但我最熟悉的吊脚楼全都不见了。这个时候政府就有点着急,没有吊脚楼了,怎么叫重庆呢?唯一幸存的一块地方,是一块完全不可用地——就是现在洪崖洞的前身。

为什么这块地叫不可用地呢?因为它高差有79米,进深只有30几米,而且面对着一座高架桥。但是我就是喜欢,因为我从小就在吊脚楼里穿来穿去长大的。我说要把这里买下来花钱打造。

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房地产,过来跟我竞标的人全是大咖。竞标要写标书,我都没有写过,怎么办?找一个人来写要花5万块钱。我想这个项目还没开始,就要花5万块钱写标书,不行!我就把办公室主任和助理叫来,我说我们三个人在一起,我来描述你们来写。

结果是我中了标。用专家的话来说:我们被它精彩的开卷语打动了。我是这样描述的:洪崖洞不仅仅是房地产开发,房地产开发只占整个项目的三分之一。对巴渝文化的挖掘还要占它的三分之一,商业业态的经营管理还要占它的三分之一。

我把洪崖洞分成了三个三分之一,房地产开发我不懂,我没有做过。但我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,对巴渝文化有很深的理解;在1982年,我用3张桌子、3口锅、3000块钱创建了小天鹅,这二十年来我一直是重庆私营企业50强当中的前10强,商业业态经营也是我的强项。

所以,对这个项目我有了三分之二的把握。但专家告诉我:你这样搞只有一条路:就是死路一条!

当时竞标的还有龙湖和协信(两者都是总部设在重庆的房地产企业)。他们追这个项目短则半年,长则一年。我追这个项目只有3个月。但是我的标书综合很多个指标,最后居然得了94分,一举中标洪崖洞。重庆的报纸当年登出标题:《洪崖洞花落小天鹅》。

当我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,跟重庆最著名的美术学院的教授组织了一个班子,开始设计洪崖洞,设计完后不敢修,因为我没有做过。于是,我就跑到深圳去,找到深圳奥园的总经理,我说你能帮我看一下吗?那个奥园的老总只跟我说了一句话:你这个设计出来只有一条路,这条路就是死路一条。

我听到后非常担心,因为当时我去投标的时候,我们集团7个人,有5个人反对,但我一定要将洪崖洞项目做出来,于是我开始改规划、改方案。

改规划、改方案需要跟政府打交道。政府说:我凭什么相信你,你以前不是做火锅嘛。这样的商业地产你还敢做?我就锲而不舍地去说,最后主管的领导都感动了。他说不就是这么一块地嘛,不就是把古建筑修到沧白路嘛,我们就放她一马。

于是我们就可以把沧白路的人流吸引下来,但这也意味着我们之前的建筑设计要重改。我马不停蹄就组织第二轮设计。当我把新设计做出来以后。重庆这时候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对面的江北变成了国际金融中心,有一座桥要“飞”过来,这就把我第二轮设计给斩了。我成了“孤家寡人”

于是,这个时候我跟着设计师又重新改设计方案。跟着我做了两年的设计师说何永智已经疯了,他们说我们跟着她,万一她死掉了怎么办。于是这些大教授离我而去,我就成了个“孤家寡人”。但天无绝人之路,这个时候,我碰到一个人,这个人叫郭选昌。

他从国外回来,我跟他讲洪崖洞,讲了以后他说:“这样,你来描述,我用泥巴来给你捏个沙盘。”我们就捏了个1.2米的沙盘。我们抬到规划局去跟领导说:“我要做成这个样子!”当时规划局吓一跳,说:“那我们再放她一马吧。反正这个地只有三四十亩,看她能做出什么名堂出来。”

当时,我拿着这块地进行第三轮设计,土建设计很快就做出来了,但是外立面怎么做,我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办。那年4月30日,我带着几个设计师跑到山西平阳去考察,到了乔家大院,突然看到乔家大院砖雕用水泥做的。我说那我们为什么不修成假木头啊!

我边看边退,哪知道后面就是30厘米高的台阶,我一下子摔下去,腿就摔断了。这个时候我好伤心。我心想:早不断晚不断,这个时候断了。等我把洪崖洞修好了,你怎么断都可以!

于是,我到了太原,医院让我马上动手术,我说不行,马上回重庆。回重庆之后,我马上动了手术。当时我压力太大了,我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。那段时间,我天天早上9点钟开车到洪崖洞,晚上9点钟回来。我在洪崖洞里爬来爬去,画线设计。有一天一个废钉子把我的脚刺穿了,血流得把我的鞋都弄湿透了,这个时候很多人说你要去打破伤风,我说我人都要死了,还要去打破伤风,我也没有打破伤风,它就好了。

没多久的3月份,我们集团去体检,体检说我心脏有問题,这个时候我有点紧张。是因为我的妈妈是因为心脏病死的,我说我要静下来,再不静下来,搞不好真的要死在洪崖洞。我觉得上天对我挺眷顾的,唯一让你能闲下来,就是你的腿断了你走不了,于是我就把自己扔在了病床上。我打出了重庆第二张名片

我的头脑在病床上前所未有的清静,我在病床上完成了我最最伟大的作品——洪崖洞。设计师每天就在我旁边。我一天在病床上开8次会。

2006年等我把外立面修好了,整个洪崖洞我们后来没有木质结构,90%的部分我都用的是一种复合材料,这种复合材料使用水泥做的,又便宜还能管100多年。

2006年,洪崖洞要开市了,我的腿又断了。说实话,人家说你坐个轮椅,拄个拐棍好难看的。我觉得这是偏见,我的观念是我坐个轮椅,拄个拐棍,我都要拄出风度和气质。

2006年洪崖洞修好以后,我负债累累,洪崖洞一直亏本,第一年亏、第二年亏、第三年亏,前面亏了五年。到了2016年的时候我都快不行了。到了去年的时候,突然就赚了,2018年客流量仅次于故宫。

我目前准备跟重庆旅游投资集团合作。我认为,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立体的洪崖洞:我们的马路在屋顶上跑,四楼是天街,九楼是异国风情街。

未来,我还要做一个1.8公里的“卧着”的洪崖洞,从洪崖洞一直延伸到朝天门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